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 > 古言现言 > 穿成霸总的桃花精(时淼喻淮)
穿成霸总的桃花精(时淼喻淮)

穿成霸总的桃花精(时淼喻淮)

主角是时淼喻淮的小说穿成霸总的桃花精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时淼穿成了一枝桃花,吭哧吭哧奋力汲取水分,终有一天她忽然变回人形了。小嘴一咧,还不待她高兴,蓦地对上一双幽深的黑眸。被人抓住建国后成精了怎么办?在线等,非常急!

下载阅读

主角是时淼喻淮的小说穿成霸总的桃花精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时淼穿成了一枝桃花,吭哧吭哧奋力汲取水分,终有一天她忽然变回人形了。小嘴一咧,还不待她高兴,蓦地对上一双幽深的黑眸。被人抓住建国后成精了怎么办?在线等,非常急!

小说简介

时淼穿成了一枝桃花,吭哧吭哧奋力汲取水分,终有一天她忽然变回人形了。小嘴一咧,还不待她高兴,蓦地对上一双幽深的黑眸。
被人抓住建国后成精了怎么办?在线等,非常急!
——
宽肩窄腰屁股翘,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的娱乐圈霸总喻淮没有女友粉,这是一件很奇特的事情。据知情人透露,是由于这位帅得人合不拢腿的霸总有迷一般的体质。
别人都是人形荷尔蒙,而他则是行走的制毒机,异性谁碰谁倒霉。

助理小姐故作不小心泼了他一身咖啡,第二天突发高烧,请了病假。
世交的女儿平地摔扑过来,他躲闪不及被抓了片衣角,那姑娘回去后不久得了阑尾炎。
想上位的女艺人偷摸到他入住的酒店客房,被丢出去后,当天晚上心律不齐、差点猝死。

消息一传开,蠢蠢欲动想往喻淮跟前凑的女孩儿们一时间消停了,远远望见都会大惊失色地跑开。于是喻淮有了一个新鲜出炉的称号:人头收割机。

大伙儿都在揣测以喻总这体质,要么出柜、要么注孤生,没有第三种可能。然而没过多久,有狗仔拍到穿着定制西服、皮鞋锃光瓦亮的喻淮牵着一个小少女的手在逛夜市,还在路边摊吃烧烤?!

穿成霸总的桃花精全文阅读

 数了数,桃枝上一共有九个花苞,已经绽放了两朵。照这个一天一朵的趋势,估摸着再有一个星期这花就能完全盛开。对数字特别敏感,喻淮感觉七天是个期限,是死亡日期的最后通牒。
  
  不怪他这么想,实在是灵异电影里边就是这么演的。
  
  将衬衣扣子一颗颗扣到了最上方,喻淮这才进洗手间洗漱。将自己收拾得一丝不苟,他捞了外套往门口走。走了两步又折回来,把枕头边躺着的桃花枝带上了。
  
  退了酒店客房,他跟着导航驱车找到了论坛上被人提到最多的道观。到目的地之前,喻淮以为这里高端大气上档次,再不济也该是脱离俗尘的。
  
  然而现实将他的脸抽得啪啪响。不高端,不大气,就是一个破破烂烂的砖瓦房。下雨天的时候,喻淮怀疑屋顶甚至会渗雨水下来。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喻淮觉得自己不该因为道观简陋的外观产生偏见,有些世外高人就是不走寻常路的。手里捏着桃花枝,他找了个空地停车,跨过一道门槛进到里边,看到有个穿着道袍的小年轻脱了鞋盘腿坐在蒲团上……抠脚。
  
  “……”喻淮默了默,安静地来,挥了挥衣袖,没带走一点尘埃。
  
  开着车转了好几个道观,后面的倒是靠谱些,好歹是有资质的。只是他都将桃花枝带到面前了,那些道长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更绝的是其中有个道士是花卉爱好者。他仔细瞧了许久,而后兴冲冲告诉喻淮他手里的桃花枝是个尚没人发现的新品种,兴高采烈将压箱底的照相机拿了出来,咔嚓咔嚓拍了好多张不同角度的照片。
  
  逛了一整天,别的收获没有,带回来一堆五花八门的符,有所谓诛邪的、保平安的、固魂的。喻淮私信希望这些东西有用,在客厅、书房、卧室都放了好几张。尤其是卧室,连飘窗上都被贴了一张黄色的符纸。还好他家里几乎没什么人会来,否则肯定以为喻淮中邪了。
  
  就算这么周全地准备了,第二天一醒来,家里贴着的符全都不见了踪影。喻淮瞄了眼垃圾桶,里边团了好些黄色的纸。桃花枝立在花瓶里,花苞绽开了第三朵。
  
  被折腾得没了脾气,喻淮唇角抿成一条直线,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照常上下班。只是公司里的人明显能感觉到上司的心情极差,做季度报告的好几个主管都被数落得狗血淋头,大气都不敢出。
  
  有跟王特助关系好的偷偷来打探消息,想知道喻总是怎么了,突然跟吃了火/药桶似的,不用点火就砰的炸了。王特助表情高深,摆摆手让他们别再问了,知道太多没好处。
  
  这么忌讳,肯定是什么豪门秘辛。一时间公司里传得绘声绘色的,跟真有其事一样。而王特助丝毫没察觉到自己误导了别人,他推了把鼻梁上架着的眼镜,薄薄的镜片反着一丝冷光。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喻总他,脱发啊!
  
  英武帅气、年轻有为的喻总也避免不了脱发的困扰。瞧瞧那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不晓得吃了多少黑芝麻才能养护得那样好,然而最近居然开始脱落了。
  
  天知道他连着几天在龟毛的喻总熨得笔挺的西装外套上瞧见了两根闪闪发亮的乌发时是怎样的心情,简直心痛又惋惜。完美无缺,凭着过人的发量已经战胜了无数男人的喻总啊,竟然也开始掉毛了。
  
  作为上司最贴心的助理,王特助心痛欲绝,但还是坚定地保守住了上司的秘密。任凭关系再好,也撬不开他铁齿铜牙一般的嘴!
  
  真希望喻总能看在他如此贴心的份儿上,把奖金再涨一涨。钱不钱的不重要,主要是彰显一下上司嘉奖得力下属的态度。
  
  于是喻淮发现最近王特助老是用那种欲语还休的眼神看着自己,惊得他汗毛都竖起来了。恶心地抖了抖,他把人赶出办公室,勒令没什么事不要在他跟前晃荡。
  
  奖金没涨,反倒失了宠的王特助蔫了吧唧的,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忽地他一拍脑门,惊觉自己太失职了。赶紧到超市买了几大瓶霸王洗发液、生姜生发水回来,悄然地放到了喻淮的办公室。
  
  就是那么巧,那大瓶小瓶的生发水被到办公室交报表的部门经理瞧见了。一传十,十传百,喻总脱发的消息没到半天公司里已经人尽皆知。更离谱的,还有说喻家祖传脱发的。
  
  什么都没干,什么都不知道的喻淮发现公司里怪怪的人不仅是王特助。以往谁见着他,顶多恭敬地打个招呼。现在吧,不光打招呼,还一个劲儿地往他脑袋上瞄是几个意思?
  
  满头雾水的喻淮进到办公室看到了那几瓶生发水,以为是王特助放在那儿忘了拿走的。进进出出好几趟,王特助也没有把东西带走的意思。
  
  临下班前,他叫住了忙碌的王特助,指了指一边的瓶瓶罐罐:“是你的洗发水么?拿走。”
  
  “不,是您的洗发水。”迎着上司困惑的眼神,王特助想了想,直接说祝您摆脱掉发的困扰不太好,便补充道:“这不是快到七一建党节了吗?提前祝您节日快乐。这是送您的礼物。”
  
  “??”这才六月初,离七月份还有一个月。何况,他不是党员啊!
  
  喻淮头一回觉得自己的助理脑子不太好。看了眼洗发水,又在王特助身上盖了个穷且抠的戳。
  
  第一次见送上司洗发水的,真是绝了。喻淮认为自己不是个苛刻下属的老板,身边助理都穷成这样了,看着怪伤眼睛的,还是涨点薪水吧。
  
  工资差点翻了一番的王特助喜极而泣,越加觉得自己拍对了马屁,加薪第二天又往办公室送了超大瓶网红用了都说好的生发剂。
  
  收到东西的喻淮:“……”
  
  随着几天的时间匆匆而过,眼睁睁看着桃花枝上的花苞绽放得越来越多,就差一朵就全然盈满枝头了。要说喻淮心里全然不在意这件事是假的,在人前面皮绷得紧紧的,神情肃穆得宛如即将奔赴战场。
  
  原先就不苟言笑,见着谁都像别人欠了他二五八万,自然也就没人能够透过他冷峻的一张脸上看出其潜藏在内心的慌乱,只以为他是心情不好。
  
  哦,如今托王特助的福,还在传他脱发。
  
  差不多快到夏天了,喻淮的一颗心却像在冰水中浸泡了一整夜,紧接着又被腊月的寒风呼啦啦吹了个彻底,心口拔凉拔凉的。
  
  外面的风吹拂过脸颊,没带来一丝暖意。最后一天了啊,喻淮仰头想多晒晒太阳。在办公室发了好一会儿呆,反常地早退了。
  
  他驱车回了一趟别墅区,去看望喻父喻母。难得的是喻霖也在家,十天半个月都不见一面的兄弟俩就这样不期而遇了。瞧见依旧那么白净的弟弟,喻霖还是很高兴的,嘴贱地上前调侃了几句。
  
  以往一逗必定炸毛的喻淮居然没有恼羞成怒,只轻飘飘瞟了他一眼,脚步虚浮地进了门。喻霖眉梢微挑,挪到弟弟跟前,直白的视线扫了他一圈,压低了声音问:“知道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吗?”
  
  喻淮侧过身看他,直觉不会听到什么好话。在喻霖开口的那瞬他下意识就想抬脚走了,那带着笑意的绵长语调还是钻进了他的耳朵:“像是纵欲过度。”
  
  “……”喻淮闭了闭眼睛,不断在心里默念这是亲哥,一拳打坏了,爸妈大概得伤心个几秒钟。
  
  眼不见为净,惹不起喻淮直接就躲了。他本是想趁着还有机会多陪一下喻父喻母,谁知道人家压根不需要他陪,甚至还嫌他碍眼,打扰到他们俩的二人世界了。
  
  等着吃晚饭的间隙,喻淮就在后花园的秋千架上坐着。下巴扬起,一动不动地眺望着远方。红彤彤的晚霞洒在他的脸侧,微风拂起他额前的碎发,看着就是一幅赏心悦目的画卷。
  
  将最后一个菜端上桌,喻母探出头瞧了一眼木头桩子似的二儿子,用手肘捅了捅跟着探出头的大儿子,疑惑地问:“老二在干嘛?”
  
  被捅得龇牙咧嘴的喻霖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还不忘搭在门边,姿态潇洒飘逸:“装逼。”
  
  “哦哦。”喻母点点头,尽管她不知道什么叫装逼,但她听懂了装这个字,冲着花园里的喻淮喊道:“别装了,洗洗手吃饭啦。”
  
  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喻淮被喻母这一嗓门差点送走,他黑沉沉的眼睛望过去,就看见他哥耸了耸肩,转过身留给他一个将头发梳得锃光瓦亮的后脑勺。
  
  艰难地吸了口气,喻淮的伤感如一场秋雨,来不及酝酿就已经消失殆尽了。他洗了手坐到桌边,愤愤地扒着碗里的饭。吃过饭喻淮并没有在这边留宿,他深深地看了父母与亲哥一眼,迈着悲壮的步伐开车回了家。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喻淮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还没用过的笔记本开了封。手里捏着一支笔,唰唰地开始写他若是出了意外的后续安排,比如名下的财产分配、公司的运营管理。写了三四页纸还嫌不够,又给喻父喻母还有喻霖每人写了一封信。
  
  将身后事安排好,喻淮呼出一口浊气,这才去痛痛快快洗了澡,换上他最喜欢的那件休闲服。收拾妥帖后,他拉上了卧室的窗帘,开着小台灯,安详地躺在自己的床上,数着时间一分一秒地度过。
  
  不知是太紧张了还是怎么的,临近凌晨零点,他就觉得嗓子有些痒,口渴得慌,于是爬起来到客厅倒水喝。一杯温水刚端上,回过身他就陡然撞进了一双黑亮的眼眸。
  
  空气仿佛凝滞了几秒,喻淮淡定地把手上的杯子搁到一边的桌上。而后眼睛一闭,身体一软,直挺挺往后倒了下去。

穿成霸总的桃花精免费阅读

窗帘大开,点点金色的晨光碎在卧室的地板上。清晨的微风吹进来,清清凉凉的。喻淮撩了撩眼皮,怔怔地望着天花板。看着像是睡眼朦胧,其实他心里清醒的很,并且现在慌得一批。
  
  他不敢乱动,只竖起耳朵听周围的动静,生怕一个扭头就看见一张血盆大口。安静如鸡地挺尸了半个小时,他干涩的眼珠子转了转,一只手哆哆嗦嗦地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没有缺少任何零件,暂时也没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外边阳光正好,喻淮稍稍感到了一点慰藉,撑着身子半坐起来。余光瞄到床边飘着一片衣角,他漆黑的瞳眼缩了缩,唰的一下又躺了回去,眼睛闭得紧紧的。
  
  “啊,怎么又晕了?”
  
  甜软的女声飘进耳朵,喻淮紧握的拳头沁出了一层汗,身子都快要抖起来了,恨不得自己是真的晕了。闭上眼看不到周遭的情况,他的耳朵越发地灵敏。
  
  他听到旁边传来稀稀簌簌的细微声响,很想睁开眼睛看一下。先前是不敢,如今是身体软,连扭下脖子都觉得费劲儿。
  
  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干什么呢,该不会挥舞着菜刀正在桀桀笑着?他不会要死了吧?
  
  在喻淮控制不住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明显地感觉到身侧的被子陷下去一块儿。来了来了,他离死亡更近一步了。那一瞬间,生前二十几年的记忆如走马观花般浮现在脑海。最后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的鞋还没买呢!
  
  那鞋是限量款,每个季度都会推出一款新的。喻淮没有别的爱好,就爱收藏鞋子。从那个牌子的季度限量款鞋开始发售,他就没有漏买过。然而这几天担惊受怕,他竟然给忘了。
  
  作为一个强迫症患者,没想起来还好,这突然想起来了就觉得浑身难受。心里跟蚂蚁在爬一样,怎么都不舒服。
  
  就在喻淮懊恼又难受的时候,他的身上忽地一重。还不待睁开眼睛,随着“啪啪啪”的三声响,他的左脸一痛,一道疑惑的声音近在耳边:“醒醒啊。”
  
  “啪啪啪”又是三下,喻淮肯定他的右脸也被拍红了。那道声音飘飘悠悠的,揪着他的领子差点把他脖子勒断。
  
  “这怎么办啊,难道要人工呼吸?哎呀,怪不好意思的。”时淼纠结了那么零点一秒,果断嘟着嘴俯下身。可惜在离男人的唇还有一寸的距离,身下的人那紧闭着的眼睛毫无预兆地睁了开。
  
  四目对视之下,时淼眨巴了下眼,直勾勾盯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半晌感叹道:“你长得好看,眼睛也像缀了一片星海,漂亮极了。”
  
  被夸奖的喻淮并不高兴,他极快扫了一眼两人糟糕的姿势,有气无力道:“下去。”
  
  “哦。”时淼瞄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粉色唇瓣,有些遗憾地爬起来,哧溜下床后小声解释了一句:“我没有轻薄你的意思,刚才是紧急情况。你别误会,我不是随便的人。”
  
  “……”喻淮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脸皮,轻轻嘶了一口,同时视线落在目不转睛盯着他的少女身上。
  
  巴掌脸,眼睛圆圆的,水汪汪的一片。鼻梁挺翘,唇不点而朱。皮肤很白,应该是女明星们最喜欢的那种牛奶肌。头发又黑又亮,垂到了腰际,用一根粉色的丝带随意束着。
  
  再往下一瞧,一件睡袍被少女罩在身上。由于不合身,袍子下摆拖到了地上,只露出了少女圆润的脚趾。睡袍领口敞开的弧度有些大,坦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
  
  喻淮的脸色又不好看了,慌乱地把眼睛移开。嘴唇嗫嚅着,不知是气的还是羞愤的:“你、你怎么穿着我的衣服!”
  
  扯了下松松垮垮的领口,时淼神情疑惑:“你说这个吗?我没有衣服啊,你如果介意的话,我也可以不穿。”
  
  说着就要把身上的睡袍脱下来。喻淮震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赶紧把薄薄的一层被子掀开,劈头盖脸地扔到了少女脑袋上,动作迅速地把她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连一块指甲盖都没露出来。
  
  做好这一切,喻淮虚虚抹了把额头的汗水,长长地松了口气。这啼笑皆非的开头缓解了他心里的慌张,他坐在床边,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与眼前这个突然出现在卧室的人交谈了:“你是什么,为什么跟着我?”
  
  “我是精怪啊,桃花精。”时淼看着跟前的男人脸上白了一层,不由叹道:“你别怕,我不吃人,也不会害人。我们草系精怪都很爱好和平的,是人类的好朋友。”
  
  别看时淼瞧着淡定,其实心里也很紧张,这套说辞还是她想了一个晚上才打磨出来的。长这么大,她都生活在深山里,说来这还是她第一个见到的人类。
  
  时淼生活在末法时代,那里灵气稀薄,能够修炼到化形的精怪十分少。而她非常幸运,尚未生出灵智便有一群精怪护着。雄鹰哥哥总给她叼来各种各样的果子,小人参动不动就揪下它脑袋上的须须送给她进补,还有小狐狸,闲来没事就爱讲故事。
  
  对人类的了解都是来自于别的精怪口中的故事,时淼从未亲眼见过,更未亲身体验过,她对人类生存的社会是向往又恐惧。尽管好奇,但她没有想过溜下山。因为大家都说山下有恶鬼,专门吃她这种小妖怪,吓得时淼好多天都不敢出门。
  
  山上的日子漫长而悠闲,时淼除了晒太阳、帮着小狐狸种种花,就是靠看点话本打发时间了。信鸽精时常飞往外面,给她带回来的话本最多。就在她翻看最新一本时,一道雷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再一睁眼,时淼就在这里了。
  
  她的魂魄被束缚在一枝桃花上,意识也是昏昏沉沉的,只有汲取力量努力化形的本能。她并不知道房子的主人快要被她吓死了,尤其是昨儿凌晨闹的那一出。
  
  时淼当时觉得魂魄温养得差不多了,压不住心里高兴就化了形。哪知对上一双幽深的眼眸,一个人站在她跟前与她面面相觑。在时淼后知后觉惊慌的时候,那人砰的一下直直往后栽倒,把她吓了一跳。
  
  还好现在没事了,她悬着的心可算落了地。
  
  人类的好朋友?喻淮嘴角抽抽,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说好的相信科学,全是骗人的!得亏他心脏好,不然早就抽过去了,哪还能跟个小妖怪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张了张嘴,喻淮问:“你不吃我,缠着我做什么?”
  
  说到这个,时淼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往前蹭了两步。惊得喻淮战术后仰,绷紧了脸,活像个被人强迫的小媳妇:“别动!”
  
  时淼停住了脚,有一下没一下地揪着裹在身上的被子,听话地不动了:“我不做坏事,就是想蹭蹭你的气运,帮助修炼。我保证,不会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
  
  跟前的人运势很强,可就是太强了难免承受不住,某些方面就会不那么尽如人意。比如,分明有着极好的异性缘却注定孤寡一生。再定睛一看,时淼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呀,红鸾星动,你的桃花要来了。”
  
  “……”喻淮坐直了身子,面无表情地整理凌乱的衣服。真想问她确定是红鸾星动,不是霉星动?他现在脸上都还在痛呢!吃什么长大的,手劲儿那么大!
  
  见男人嘴唇抿成一条线,不欲搭理她的模样,时淼犯了难:“我真的不做什么,只要跟着你就行。而且我吃得也不多,就一点点。”
  
  说着伸出手指比了比,圈出了指甲盖那么大点的一小块。
  
  “我不习惯身边跟着人,”喻淮站起身,比少女高了快一个头,居高临下道:“你找别人吧。”
  
  “我不是人。”时淼认真反驳他的理由:“我是桃花精。”
  
  喻淮忍不住想抚额,他看着表情认真的少女,对方也定定地回望着他。僵持片刻,他败下阵来,退一步道:“你跟着我可以,但是得约定几条规矩。”
  
  他很不想答应的,转念一想这位不是人啊。他就算拒绝了,若她不肯走,他能怎么办呢?把小精怪惹毛了,又像前段时间那样吓他,怕是自个儿的寿命得缩短好多年。
  
  赚了那么多钱,喻淮可不想还没来得及享受就眼睛一闭,撒手人寰。
  
  听到喻淮同意自己跟着了,时淼的双眼登时弯成了月牙。她不晓得这里是哪儿,但可以肯定的是已经不在她原先那个世界了。这里没有一丝灵气,大概也没有什么精怪。时淼只想蹭点气运快些修炼,希望能够找到回去的通道。
  
  她想念小狐狸他们了。

小编点评

穿成霸总的桃花精全文免费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网站地图 AB亚洲馆线上真人登入 AB亚洲馆真人娱乐平台登入 太阳城游戏中心
申博太阳城游戏帐号 澳门葡京官网登入 网上真钱牌九登陆
盛世国际娱乐场 大赢家官方网站官网 龙8国际游戏直营网 668彩票娱乐平台登入
hg游戏官方网站登入 AB亚洲馆环亚娱乐登入 AB亚洲馆国际娱乐平台登入 AB亚洲馆娱乐在线登入
mg电子游戏注册送37元登入 AB亚洲馆现金直营网登入 AB亚洲馆线上真人登入 DS贵宾厅登入
XSB318.COM XSB594.COM 833TGP.COM 767XTD.COM 8NJS.COM
188TGP.COM S618T.COM 587DC.COM 1112938.COM 817XTD.COM
381psb.com 8YQS.COM 567XTD.COM vi138.com XSB638.COM
XSB255.COM XSB6666.COM 618XTD.COM DC295.COM XSB828.COM